www..4444mq.com

www..4444mq.com共10集,完结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Sergio Echeverría Goodf 巍子 Bryceland 詹妮弗·加纳 宋禹 
  • Rami Hachache 

    共10集,完结

  • 科幻 悬疑 日本剧 日本 

    日本 

    日语 

  • 2021 

@《www..4444mq.com》推荐同类型的日韩剧

求中岛美嘉《如果明日世界终结》的中文歌词,罗马音和日文歌词

〔关于麦芒〕粉红色流云向西边的天空缓缓蔓延。好像梦中的景色,胸腔里弥漫着一种被吸入梦境的奇妙心绪。而在那梦境里,似乎不止一次见过他。如果当时没有相遇,后来就不会拥有那么多幸福和忧伤。但是麦芒一直相信,如果相遇没有发生在当时,也会在其他什么时间地点,那是一定的。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微妙的连系。就像,在同一片阴霾天空中穿梭的,孤独的鸟,交会是羽翼搅动起彼此能够察觉的气流。无法在目不斜视。麦芒:“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抱有‘原则去死’的决心。”有个小姑娘像其他大多数小姑娘一样,在某一天清晨或者某一天傍晚,犹如玉石被开光后带上了一些灵性,等她长大后回忆起来,不管是阳光烈烈还是霪雨霏霏,她都会认为这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日子。她注意到一个男生,和别的男生有点不同,不同在哪儿她说不出;想要认识他或者后悔错过他,为什么如此她说不出;当她的好朋友和他走在一起形成的和谐美好的构图,心里不舒服,为什么别扭她说不出;她惆然感到自己和好朋友差了一大截,差在哪儿呢?大概是身高吧。“...回想起来,七年以前和妈妈共度的日子......她因为生活艰辛没有一天展露过笑容,因为忙于生计没有任何时间多看我一眼,导致她死掉很久我都没有发现,在那之前和之后我一直是在哥哥身后当跟班,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我之所以爱妈妈,想念妈妈,全是因为哥哥不断告诉我‘你妈妈是全世界最爱你的人’ 。可有时还是没什么真实感,妈妈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 。再长大一点,我忽然想,妈妈在天上说不定也在后悔,突然我才又爱她又同情她。“虽然我很笨,学不会数理化,不认识路,跑不完800米,没有男生要和我谈恋爱,但是我也想开心地活下去,让妈妈在天上也感到开心而不会一直后悔,每当我感受到如果她活着会抱紧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就大声对天空说‘听到啦’ 。这就是为什么哥哥总是跟我说‘三千公里之上有你的精神家园’ 。“我和我妈妈,要靠这种信号总是受干扰的方式才能交流,所以我讨厌你们这些面对面说话就能交流却不好好珍惜的父母和儿女。第一次见祁寒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他手臂上全是伤,他为什么放学后总是在街上徘徊不愿回家?你们也不内疚反省,反而来为难他的朋友,继续让他伤心。“你们人类是敏感又孤独的生物,最容易受到伤害,灾难指不定哪天就会降临,世界说不定哪天就会终结,就算长命百岁,能够相亲相爱的日子和之后永久分离的日子相比还是少得可怜,不要再用失去的方式来确认无法失去。”麦芒说完,便抽抽鼻子,拉起卫葳进了教室。卫葳只觉得喉咙里咽了什么,半晌才得以成功发声:“我承认,这是认识你一来你逻辑最清晰气场最彪悍的一次发言,但是...麦麦你...”女生扶额,“为什么要说‘你们人类’?难道你不是人类吗?嗯,我也承认你不太像。但这么一来,最感人的一段话就彻底崩坏了,怎么听都像是外星入侵者发起总攻前居高临下的挑衅宣言啊。”“难道我不是说的‘我们人类’吗。”〔井原〕这幸福,是因为有人让给你一把伞,为你撑起一小片天空,你在这天地间跑跑跳跳,全世界冰冷的雨声被阻隔在外。不需要多么花哨的誓言,不需要重复许多遍,一句“数完就给你全部”,或一句“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至少可以陪着你”,就一路陪你走到这世界的终结。不能力挽狂澜,不能改变以发生的悲剧,我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陪你到世界终结。为了自己的女人,我人都可以不要做要人品干嘛?”回想当初,是什么让自己倍感温暖,又是什么让自己忍俊不禁。有那样一个女孩,说起话来很大声,吃起东西旁若无人,笑的时候眼睛弯弯,时常无端端闹脾气,走路会左脚踩右脚,想事也能左右脑掐架,不太完美,但那么爽朗自然。她不是朋友,一直不是,但却是你一个人撑不下去是最想依靠的人。无论你有什么遭遇,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只是出现在你身边陪着你,憋足地装得很man,哥们一样用力拍拍你的肩膀说“偶哟有什么啦!”,你就像被催眠似的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 有些人,你无法跟她砍足球,无法跟她打实况,无法跟她拼酒量,也教不会她玩三国杀。但她在你生活里就是那么重要,因为她是治愈系。当你给她发去短信:“有点心事,我想不出除了你还能跟谁说,能出来吗?”除非她丢了手机,否则不到一分钟准能热情洋溢的回复:“你在哪里?我马上来!”这时你才会突然感到内疚,一直以来确实对她照顾不周,没怎么顾虑过她的情绪,始终都是她无条件的迁就自己温暖也好,内疚也罢,最后脑海里仅剩的两个字,谁能说不是“芷卉”?〔芷卉〕告白这种事,尤其是一鼓作气再而衰,非得借助异常的头脑发热,有时连头脑发热也不行,还得有姐妹淘在旁扇阴风点鬼火,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比设祭台作法变出场大雨来得容易。但其实,男女主角经历越多波折,最终走向团圆的可能性越大。被截断的线段始终还是线段,可悲的是从一个端点延出的线傻傻的跑向无穷远,找不到能够停靠的另一个点,甚至连自己会不会变成射线也不确定。“爱情是不会成为悲剧的,悲剧是‘成不了爱情’。”芷卉说。可以继续再尝试却偏要放弃。放弃得又不够彻底,做不出洒脱的姿态.为什么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女生们因为男生们失去了白纸版单纯的时光,变成一个个斤斤计较小心眼耍心计的笨蛋。而他们却照样读书、打球、打游戏,享受着永无止境的青春期,来去自如,随心所欲,对于因自己而破裂的友谊既不理解也不珍惜。太不公平。这个世界实在太不合理。从什么时候开始,告白变成了女生的专利。身边百分之九十的情侣,都是女生告白造成现在的关系。妈妈说很早以前,男孩家总要准备一大笔钱给女孩家才能娶上妻子,哪怕有些贫穷的地方,女孩一嫁到婆家就得帮忙还债,也同样如此。这个因为,付出越多得到的东西,会越发珍惜。可是现在,男生似乎把女生主动、女生付出、女生告白统统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什么每天都是他先说“晚安”而自己先问“起床了吗”?为什么他每天发来的短信都比我发过去的字数少?为什么他总要那么久才回一条?如此一来,还是和单恋没有区别。一天之间,如果不见面,来回总共不过五六十条短信,日子就被分割成五六十段,沉迷在这种支离破碎的惨像里面,从清晨到深夜也只是一瞬间。忘了写论文,忘了去上选修课,忘了和朋友吃晚饭,忘了约定好的观片会……只要一看见“到时见”这三个字,就什么都忘了,欣喜若狂地飞奔过去。为什么对方的生活一如既往,而我却做什么都静不下心,以至于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他记得自己的生日,记得一年前和自己打过的小赌许下了赌注,记得自己喜欢的冰激凌口味......他一出现,简单两个词一句话,便消解了一整天一整晚全部的不愉快,羞愤与争执在自己内心投下的阴影,他那么轻易就抹净。这整整一年,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插科打诨闹别扭,纵使愉悦和焦虑各占一半,也都是些可以反复咀嚼的回忆。而离别,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更无法想象离别之后的我和你,会变成什么样。井原说”我放心不下麦芒”的时候,芷卉非常想问”那么我呢”。单纯地想和你在一起,世界里只有关于我们俩的未来与过去,就这样如童话般美好下去,可为了什么终于不能。〔井原&芷卉〕-谁都放不下身段去告白,所以只能暧昧暧昧毫无进展-但你和谢井原好像从来都只有‘默’没有‘契’吧? 年复一年,有时366天,有时365天,不必那么较真。 月复一月,有时31天,有时30天,不必那么较真。 可是在谢井原的认知中,不管较不较真都想不出其他可能性—— 唯有秒针最后一次跃过12,才能算新的一天。 伴随这一秒的来临,没有广场上的欢呼,也没有教堂里的钟声,没有拥挤的人群,也没有放飞的气球,没有喧嚣的鞭炮,也没有绚丽的烟花。它只是和其他任何时刻一样平淡无奇地转瞬即逝,四下悄无声息,依然不过是萧瑟冬夜和寂寥校园。 男生也不过时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向满脸戾气的你,伸手熨开你紧锁的眉目,淡淡地说一句: “生日快乐。” 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人说起的寻常话语,却让谁哑然忘了呼吸?温柔的语气和温暖的指尖,生日快乐的魔法如果就那么一丁点,旋即便会融入夜色杳然消失。美好又脆弱的存在,事后回忆起来,总无法确定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觉。但井原这样的人,不太擅长表达情感,不太喜欢念叨自己的付出,可他所能铭记和给予的,永远比你想象得多,多到让你喜出望外,让你目瞪口呆,让你想把那个片刻不断倒带重来。过马路时一时情急牵起的手,因为轻伤不匹配变得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感到泄气而中途打消的念头……因此,一起吃冰激凌的计划被无限延期,这段不欢而散的插曲原以为彼此都再也不会提起。可在回程的公交车上却被一句话感动,不知从哪里借来了勇气,险些就要告白。只是险些,撞进对方怀里说出的不过是“井原,我……好冷”。而他回答……那么,就不要松手吧。那些字连成句,那些语气与音调起伏成潮汐,那温柔升息暖入骨髓,穿越一整年时光百折千回地蔓延而来,微微刺痛了耳膜。〔告白〕“有些话我不懂得说,有些话我只是觉得说着矫情,有些事情经过口才不好的人一转述就完全变了调。我只能类比着让你想象有这样一只小狗,纯白色毛发圆眼睛,一开学就撒欢地在地上滚来滚去,有阳光就迎着风跑,奔跑时就像团上蹿下跳的毛线,喜欢吐舌头摇尾巴挠人咬拖鞋,表情动作层出不穷花样纷呈,跟它从早玩到晚也绝不会厌烦。想象有这么一只小动物出现在你面前,你该怎么办?”悦耳得好像在寒冬腊月忽然春风拂面,让人心有暖意,芷卉微笑起来:“当然是抱抱它啦。关听着就觉得萌死了。”下一秒,你搞不清楚肩上忽然被施与哪来的压力,搞不清理应恒定的体温为什么倏然上升了好久度,搞不清面颊怎会贴上衣襟、而呼吸怎会遇上障碍物。脑海里一张电闪雷鸣,思维莫名就断了路,温热血液像电流在皮肤下失去方向地窜。一年中最冷最冷的季节,你却仿佛失足掉进了火山口,五官六感消失殆尽的混乱中,只有男生带着笑意的声音清晰地响在你耳侧上发:“芷卉,我也……很冷。”——那是你以为他没有会意、没有记忆、没有留意,你失败的告白。——世界上只有你能够听懂的,告白。〔一一〕韩一一:“祖先造成的。祖先造字的时候取了‘变’字的上半部分和‘态’字的下半部分组合成‘恋’字,注定了谈恋爱是一件很变态的事。”什么从这儿过境,什么在这儿居留,全都了无踪迹,有一种甜美连死神也带不走。从前那个少女的影子藏在其中——阳光、率性、无忧无虑。也无法细究是谁很么让人晃了神,忘乎所以,不惜代价地想要留住这转瞬即逝的过去。睡美人的故事,无论真假,无论任何版本,都是同一个结局:公主被王子吻醒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认定不可能和你成为恋人,却又总在你转身离开时恋恋不舍?所谓羁绊,所谓纯友谊,连我自己也不确定是怎样的存在。喜欢、信任和依赖......它们不像是非黑白那样泾渭分明。从影子与影子的叠合,到嘴唇与嘴唇的叠合,交集太多太多,远远多过友达范畴,共同经历太多太多,最后留下字字笃定的你,和意识模糊的我。被保护和珍惜,是每个女生亘古不变的幻想。成全我这种幻想的只有你。甚至不止于保护,而是呵护,不知于珍惜,而是宠溺。我唯一确定的是——这绝不是轻飘飘的爱情。而今我却无从知晓,在这个判断句中,被否定的是”轻飘飘”还是”爱情”。可是”爱情”,是我不想提及的一个词。拼尽全力付出无穷代价争取来的幸福是什么样?不到终局你无法想象。镜花水月的幸福终究比不过及时行乐的诱惑。雄心壮志也经不起时间的消磨。结果,没有被空间分开的我们,被时间分开了。初恋。无法回到从前的亲密。但是我,不甘心,没骨气。那点悲伤,并不是激烈得刻骨,只像一眼泉,注进心室深处,经年累月地渗出,消磨着人的意志。也许没那么矫情,也许只是有那么一丁点儿惆怅,还谈不上悲伤。〔丁零〕为了喜欢的人上天入地,拿出所有的勇气和毅力,想你一样,哪怕绝望,像我一样,哪怕从来无望。〔祁寒〕“一一,不管你遇到什么事,如果想不到别人,一定要来找我。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至少可以陪着你。我不想你委屈自己,更不想你自暴自弃。”终于恍然大悟,在她那比棣棠花深两个色度的瞳孔里,流动着何种忧郁。有些经历,如同黑洞,光线毫无戒备地游弋到跟前,想折返却来不及。一切光线都会被黑洞吞没,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目光说不定也是一种光。分享了重要的秘密,不管是悲伤还是快乐的事都相伴经历,人与人最深刻的羁绊就是如此吧。一直怨天尤人,还不动声色地记恨过朋友,竟然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当你喜欢一个人,就会无限放大她对你细枝末节的好。觉得她改一次QQ签名档也与你有关,改一次空间密码也与你有关,只有你最懂她,无论她改过多少次密码你总是最先、也是唯一能猜到密码的人,每次你一留下访问痕迹,她就立刻改密码,你觉得这是你们俩心照不宣的游戏,却没有想过,不断地修改密码只是不愿让你看见日志。无论多少人反对你也会坚执己见。在你为自己写的剧本中,你坚持要做男主角。重要性是需要距离来确认的,离得远反而让我发现了一些想要守护的东西。〔卫葳〕真可气,就因为我长了张成熟的脸,大家就认为我是没有真心的集邮女,其实祈寒才是集邮男,利用自己长的帅又能说会道的优势,把喜欢他的人耍得团团转。他最知道怎么让人伤心又不离开。自己根本没有装,说喜欢一个人就是真心喜欢,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付出一切能够付出的努力。我付出那么多。看见的人,理解的人,在乎的人,只有你。是自己的错,一时间得意忘形,忘了两人早就分了手不再交往。最无忧的时光养成的习惯,成了结症。灰色云朵以凝固的姿态铺满了视野中的整片天,就像自己一样执迷不悟。喜欢一个人,不是从一开始就该抱着被辜负的觉悟却义无反顾吗?已经走了太远太远,共同经历的记忆那么多,不知该怎么回头,不甘心,想知道结果,哪怕是最糟糕的结果,可继续前行又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藕断丝连地踯躅在与原地,自怨自艾......任我百转千回地猜度,你离我远去的速度也不会因此而放慢。最令人难过的事,不是你离开,而是你离开的原因我不明白。没有勇气去问明白。扉页没有什么,好像是人物介绍啊 谢井原 身高:181cm 绰号:冰箱、冷面贵公子 就读于:圣华中学高三→F大数学系 擅长:数学 不擅长:应付麦芒、人情世故 特点:万年第一+情商低+冷面+毒舌+温柔+沉稳+正直+妹控 关系:(喜欢的女生)京芷卉、(好友)柳溪川、(好友)钟季柏 ----------------------------------------------------------- 麦芒 身高:159cm→163cm→162cm 绰号:教主 就读于:阳明中学高一→(转学至)圣华中学 擅长:搅局、一击毙命、扫雷、画漫画、跑50米、羽毛球、表演各种特技 不擅长:恋爱、数理化、抓重点、跑800米、认路、滑雪 特点:元气+单纯+热情+善良+古灵精怪+特立独行 关系:(同桌)许藤迁 (好友)韩一一 ----------------------------------------------------------- 京芷卉 身高:164cm 擅长:吃、唱歌、主持、英语 不擅长:和谢井原谈恋爱、数学 特点:相貌中东化的小美女+神经是麻绳编的+爱吃醋+爱纠结+纠结伤神经所以神经愈粗 就读于:圣华中学一→F大传播系 关系:好友(柳溪川)、好友(云萱) -----------------------------------------------------------   祁寒 身高:179cm→183cm 绰号:阿渣、渣哥 就读于:圣华中学 擅长:耍帅、抢镜、理科、体育运动 不擅长:语文、应付麦芒、抽签、处理与父母的关系 特点:开朗+自负+顽劣+叛逆+腹黑+玩世不恭 关系:(前死党)秦州、不计其数的伪女友和前女友 -----------------------------------------------------------   韩一一 身高:166cm→170cm 绰号:苏丹三、破折号 就读于:阳明中学 擅长:所有益智类游戏和WOW、应付麦芒、围棋、出神入化的网前球 不擅长:和大多数女生相处、徒步旅行 特点:懒+酷+率性+时尚+中性+义气+王子样 关系:(前男友)秦州、(前好友)陈嘉妮 ----------------------------------------------------------- 卫葳 身高:164cm 就读于:圣华中学 擅长:文科、美容化妆、穿衣搭配、十字绣、羽毛球 不擅长:理财、看恐怖片 特点:傲娇+专一长情+小女生样 关系:(唯一喜欢的男生)祁寒



灌篮高手片尾曲《直到世界终结》的中文意思

是中文歌词吧?世界が终わるまでは (直到世界尽头)词:上杉升 曲.编:叶山たけ...

友情链接